感受著亲情弥漫在自己身边
“通灵老怪,你叫个什么劲啊?老子都还没发威呢!”独角鬼王的声音,从卷轴中传了出来,硬生生的阻挡住了通灵鬼王的身形。许敬之感觉到怀中的天书卷轴砰然一阵晃动,但见金光闪动之下,卷轴从自己的怀中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舒展开来,从里面传出当初被卷轴收服的独角鬼王的声音来。通灵鬼王听到这声音,顿时停住身形,诧异的抬起自己难看的脸,盯著飘飞在半空的天书卷轴,问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“哈哈哈哈!”许敬之看听著从卷轴中发出一连串的笑声,接著金光一闪,独角鬼王的面目,顿时显现在自己眼前。“他妈的,你个老小子,几百年不见,你越来越厉害了啊!”独角鬼王一边大笑,一边飘飞到通灵鬼王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怎么?不认识我了?”通灵鬼王一脸错愕的看了看许敬之,又看了看独角鬼王,声音中满是不相信的问道:“不是吧?你和这小娃娃很熟?你怎么在他手里啊?”独角鬼王一巴掌拍在通灵鬼王的头上,笑骂道:“你妈的,你没看见我主人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吗?还想吞噬他的灵魂,我看你这老鬼是不想活了!”通灵鬼王满脸诧异,看了看半空中金光四射的天书卷轴,努力的瞪大双眼,突然脸上出现惊骇的神色,嘴里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。许敬之看著两个鬼王,听著他们的对话,满脸的茫然,却又满心的欣喜,他知道,自己怀里的天书卷轴救了他和陈思颖的性命了。“扑通!”一声。通灵鬼王双膝跪地,在许敬之身前不停的磕头,嘴里还喃喃的哀求道:“主人,小人有眼无珠,刚才没认出来主人的面目,还望主人大人有大量,饶过小人一命……”许敬之大讶的向旁望了望独角鬼王,满脸茫然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做,任凭通灵鬼王在自己面前如捣蒜泥般的磕头。独角鬼王也单膝一跪,在许敬之面前说道:“主人,通灵这家伙没认出来您手里的东西,还是希望主人给他一个机会,不要让他修炼了千年的鬼体飞灰湮灭。”陈思颖搬开许敬之捂在自己眼睛上的手,看著两个面目狰狞的家伙跪倒在许敬之面前,心里无边的诧异,满脸崇拜的看了看许敬之,发现许敬之也是呆愣著看著跪著的两个鬼,连忙用胳膊碰了碰他。“啊?哦!”许敬之这才从诧异中惊醒过来,看著眼前的景况,心里虽然有千万个疑问,也不敢问出声来,连忙装出很大度的样子,说道:“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,通灵鬼王并没有伤到我,我怎么可能会惩罚他呢?”嘴上虽然是这么说,其实此刻的许敬之心里正在想:我他妈的拿什么惩罚这妖怪啊?他不来吃我,我已经要感谢佛祖保佑了。“多谢主人成全,小人以后定当竭尽全力为主人办事!”通灵鬼王差点没把自己十八代祖宗拿出来发誓,好表示对许敬之的忠诚,一边宣誓自己忠诚的同时,一边挤眉弄眼的对身边单膝跪地的独角鬼王,表示极大的感谢之意。许敬之虽然满脑子的疑问,但是他一句也不敢问,他生怕自己这个冒牌的什么主人,在一问之后会走漏了自己的身分,那到时候自己就吃不完兜著走了,连忙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表示了对我的忠诚,那好,以后有事我会召唤你们的,不过没有我的召唤,你们千万不要出来。”许敬之试探性的发出了自己对这两个厉鬼的第一道命令,谁知道两人不但没有反驳,反而磕头行礼道:“谨尊主人法旨!”“那好,你们先到卷轴里面去吧!”想著自己和陈思颖的小命都保住了,眼前的两个鬼王又是这般的听话,许敬之心里无比的高兴,但是看著眼前两个鬼王,生怕两鬼再一起杀向自己,连忙命令他们回到卷轴里面去。“主人,不知道您这么晚了前来龙宝山,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这山上谁都听我的,如果主人要是有什么事的话,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主人办好。”通灵鬼王生怕许敬之怪罪自己的冒失,连忙大献殷勤的说道。许敬之哪里知道这两个鬼叫自己主人是什么意思,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就算好的了,哪里还敢要他们帮什么忙,连忙说道:“没事、没事,就是一点小事,用不著麻烦你了。”“哎!主人说麻烦就太见外了,本王……不!不、不!小人生来就是主人的奴仆,如果主人这么说的话,小人如何担当得起啊?”通灵鬼王满面惶恐的再次磕头道。“是啊!主人,您若是有什么差遣,尽管吩咐好了。”独角鬼王也在一边随声附和道。陈思颖虽然满肚子的疑问,但是看见这两个面目狰狞的恶鬼,哪里还敢多想,低声对许敬之说道:“快叫他们进去吧!”其实许敬之心里早有这个意思,但是看著两个热情的鬼王,又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生怕自己的话语说重了,带来的效果是反的,只好低声说道:“你们两个就先回卷轴里面去吧!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会叫你们的。”许敬之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来,他心里差点就想上前一把揪住两个鬼王的头,把他们扔进卷轴里,最好是以后都不要见到他们,但是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天知道这两个鬼王在搞什么鬼啊!“既然主人执意不需要我们帮忙,通灵,我看我们还是进屋去吧!以后给主人立功的机会还多的是。”独角鬼王长叹一声,劝解道。“对、对、对!”许敬之连忙出声附和道:“以后机会很多、机会很多,你们就先去忙你们自己的吧!”通灵鬼王这才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,极其恭敬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今后主人有什么事的话,心里默默呼唤我和独角,我们自当全力帮助主人。那小人这就先告辞了?”“好、好,你们快走。”许敬之催促道。但见两道光影一闪,两个鬼王的身躯逐渐缩小,最后化做两道金光,没进了卷轴之中,许敬之看著卷轴缓缓的合上,又慢慢的飘飞到自己怀中,这才松了一大口气。许多小鬼本想跟著通灵鬼王分到一点人气,但是看见通灵鬼王后来对来人必恭必敬,早一个个吓得跑远了。许敬之摸了摸卷轴,扶起靠在自己怀里的陈思颖,发现陈思颖正用询问的目光望著自己,于是显露出一脸的茫然,朝她摇了摇头,撇了撇嘴,表示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“咯咯!咯咯!”陈思颖顿时发出一阵娇笑声。许敬之满脸全是尴尬的笑容,随即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,也笑了起来。两人的笑,淡化了两人之间的仇恨,那仇恨随著一抹抹阴气的消散,也就消失而去。陈思颖的心被这个差点为自己丧命的男人融化了,她在心里接受了这个男人,这个全身透满了古怪,而且一夜之间夺去自己最宝贵的贞操的男人。路向前延伸著,黑暗的望不到边。陈思颖在许敬之的怀里,心里无比的充实。“我们继续走吧!去你外婆的墓穴。”许敬之柔声说道。“嗯!”陈思颖点了点头,也没有要离开许敬之怀抱的意思,将手中的照明灯交给许敬之,满面羞涩的嗯了一声,又垂下头去。看著自己怀中妩媚动人的女人,那娇羞的样子,许敬之的心里彷彿灌入了一泉的甘露,是那么无比的畅快,他明白,这将是自己的第二个女人了。打开手中的照明灯,许敬之满意的将怀里的女人抱得更紧,接著大踏步的抬起了脚;陈思颖再也不害怕了,鬼王都见著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此刻的她的心里充满了甜蜜,因为她明白了,自己一定会见到自己外婆的。这一路向陈思颖外婆的墓穴寻去,白小姐一肖必中特资料路途上充满了笑语和喜悦。“到了,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这就是我外婆的坟墓。”陈思颖从许敬之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 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缓步走向外婆的墓碑前,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声音丝丝震颤的说道:“外婆,我来看您来了,您好吗……”这话语说到后面,已经不成声音了。许敬之将手中的灯光扫向墓碑之上,看著墓碑上刻著的字,听著陈思颖微微的啜泣声,感受著亲情弥漫在自己身边,心里也是微微的震颤开来,想到了自己死去的亲人们,禁不住低声问道:“您们都过得好吗?”半晌,许敬之回过神来:“思颖,到我这里来,我要开始召唤你外婆的魂灵了,待会我将她召唤出来,你再和她好好叙?旧吧。”看著陈思颖在她外婆的墓碑前不停的抽动著身子,许敬之柔声呼唤道。陈思颖听到许敬之的话,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,走到许敬之的身边,靠在他的肩上,低声的说:“谢谢你,我的男人。”许敬之听到陈思颖这一声呼喊,浑身为之一颤,心里高兴的顿时想歌唱祖国的大好河山,但是低头看到自己怀中的女人深切期盼的目光,连忙压制住了心头的喜悦,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许敬之才缓缓的掏出怀中的天书卷轴,默默的念著:“阎王通我情,法咒显圣灵;借阳补寿,疾!”但见不远处的墓穴被金光照耀得通体透明,一道道金光钻入墓穴之中,将墓穴里的骨灰盒抬出。陈思颖秉住呼吸,看著半空中金光闪耀的外婆的骨灰盒,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外婆,心里激动不已。许敬之默默的看著那骨灰盒缓缓开启,心中祈祷这一定要成功,不然自己将愧对身边的女人。半空中的骨灰盒倾泄而出,闪耀著金光的骨灰粉渐渐的聚成人形,慢慢的金光透亮。轰然一声,骨灰聚形的上空,出现一黑一白两个人形,那两人对望一眼,看到许敬之手里的天书卷轴,彷彿明白了什么,点了点头说道:“既然你是天尊的传人,今日黑白无常就卖给你几分面子,百日之后,我等再来取她魂魄。”二人说完这话,同时一抬手,将一道黑光注入骨灰凝聚的形状之中,顿时身形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许敬之看著半空中渐渐成形的老人,心里高兴极了,同时对刚才两道人影所说的话感到无比诧异,但是也没细想。陈思颖此刻更是欣喜若狂,因为她已经依稀看出了半空中的人形,就是自己外婆的模样;她一边高兴的跳跃著,一边大声呼喊著:“外婆、外婆!”“快,阻止她的行动,我带她外婆回去,你先带她走,不然她外婆的身形是无法凝聚的。”小红的声音此刻又传入许敬之的耳朵,许敬之本来是很高兴的看著眼前的局面,听到小红的话,这才回过神来,想起卷轴上所写的:“魂灵积聚期间,是不能受到阳气影响的,否则到时候就无法再入轮回,成为孤魂野鬼!”于是大步靠近陈思颖,捂住她的嘴说道:“不要说话,你一说话,你外婆就没办法回来了,我们先回家去,我朋友待会会带你外婆回来的。”对许敬之极度崇拜的陈思颖听到这话,哪里还敢再出声言语,连忙停止了跳跃,羞愧的点了点头。许敬之生怕自己和陈思颖的存在,影响了老人的凝聚成形,资料专区连忙说道:“那你待会带人回来,我们就先走一步。”说完也不等小红答话,念动奇门遁甲咒语,瞬间回到了陈思颖的屋里。二人满心兴奋的坐在沙发上,完全没有出门时的那份冷漠。陈思颖靠在许敬之的肩头,喃喃的问道:“我待会真的能见到我的外婆吗?你确定你的朋友能带她回来吗?还有刚才那两个人影跟你说什么了啊?他们是干什么的啊?”面对陈思颖这一连串的问题,许敬之不知道该先回答她哪一个,想起刚才的两个人影,回想起那两个人说的话,许敬之也是满脑子的疑问。但他随即又觉得没有必要去想那么多,既然小红都说能将思颖的外婆带回来,自己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?于是朝著自己怀里的陈思颖笑了笑说:“放心吧!思颖,我说行就一定行的,相信我,因为我是俗世清流。”陈思颖满眼期望的看著许敬之,用力的点了点头,又将头靠在了许敬之的肩膀上,嘴里呢喃道:“我终于可以见到我外婆了,我终于可以再见到她老人家了……”说著、说著,眼眶中的泪又滑落而出。“好了,现在她的外婆在里面房间里,不过还没办法醒过来,需要等到明天早上才能苏醒。你最好是跟陈思颖说清楚,不要让她外婆知道她自己是死后还魂的,不然会出大乱子的,黑白无常能看见你的面子上,将本已经要送到阎王殿的魂魄放回来,可见这天书卷轴有多么大的威力,你以后一定要好好保管才是。”小红的声音在许敬之耳边响起。“好的,你放心吧!”许敬之答应著小红的话,用手抚摸著怀中女人的头发,说道:“思颖,我要跟你说件事。”陈思颖满目柔情的望著许敬之,问道:“说吧!有什么事?”看著女人跳动的睫毛和白皙的脸颊,许敬之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一下,随后才将小红的警告说了出来。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不要让外婆知道她是死了以后再活过来的吗?”陈思颖问。“嗯,千万不要让她知道,我们就当她是还未死的,虽然这只有百日光景,但是也算是完成了你心中的愿望。”许敬之说道:“去吧!思颖,你外婆已经睡在你的床上咧!”“哇!真的吗?”陈思颖一跃而起,疾步冲向自己的房间。许敬之面带微笑的也走了进去。“外婆!”陈思颖再也顾不得什么了,看见外婆的身体正躺在自己的床上,顿时大哭起来。许敬之看著满屋狼籍,再看床单已经被撕扯成了碎片,屋里的好多东西被砸的粉碎,顿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来,愧疚感立即又爬上了心头。倒是陈思颖只顾著照顾自己的外婆,哪里照顾得上这满屋的狼籍,这时候她早是满眼是泪的趴在床前,看著自己外婆脸上那条条皱纹和那微微的喘息声,她好想大声呼喊:“外婆,您终于回来了!”许敬之也不说话,看了看床上的老人,那白发苍苍的样子和瘦弱的脸,心里也是一阵激动;激动过后,许敬之默默的走向屋里,轻手轻脚的收拾起来。许敬之收拾的声音虽然很轻,但是还是把趴在外婆身边的陈思颖,从回忆和激动中拉了回来,陈思颖回过头,看见许敬之正在帮自己收拾房子,连忙擦了擦眼泪,抢著也去收拾了。二人忙活了一阵,将屋里的东西都收拾乾净了,陈思颖看著许敬之带著细汗的脸,说道:“累了吧?去歇会吧!”许敬之握著陈思颖的手,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终于满足你这个愿望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“走?现在?你要去哪里?”陈思颖听到许敬之这话,声音顿时变的焦急起来。“是啊!我要走了,我得回去了,不然你外婆明天起来,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在你家里,她会怎么想?”许敬之说著,手上的力用的更大了些,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:“记得不要让你外婆知道她是死而复生的,你就告诉她说是医术让她的病好了过来,你也别告诉她,她的命只有百日期限,否则我怕她会受不住那打击。”“不!”陈思颖满眼坚定的望著许敬之,说道:“我不要你走,我要让我外婆看看你,我要告诉我外婆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喜悦如同潮水般袭击在许敬之的脑海上,他默默的望著自己眼前的女人,缓缓的说:“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“是,一生一世,一辈子,除非你不要我了。”陈思颖一边点著头,一边回答道。“那好,思颖,我就留下来,陪你照顾你的外婆,喔!不,是我们的外婆,照顾她老人家这一百天。”许敬之说。阳光灿烂的天,极力伸张著自己的美。许敬之和陈思颖蹲在床前,默默的注视著床上的老人;虽然他们一晚上都没有睡著,但是,他们一点也没有疲困,因为他们的心中,有一种精神力量在支撑著,那是希望、是期盼。“小颖啊?外婆刚做了个梦,梦见了你。”老人张开了眼,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陈思颖那张美丽的脸,她望著陈思颖,微微的说。“外婆……”随著自己这一声呼喊,陈思颖积蓄了一晚上的眼泪,在听到老人醒来的第一句话后,一下子全涌了出来,她扑在外婆身上,不停的抽泣起来。许敬之幸福的泪也涌出眼框,他极力的掩饰了自己的泪,走出了小房子里,来到客厅。“小颖啊!外婆这不是好好的吗?医生说了,我没事的,外婆还要看著你长大呢!看著你嫁人,看著你给外婆生个大胖小子。”老人的回忆果然是接著病死的前一刻。陈思颖想起这些话是外婆将死的时候,对自己说过的话,心里禁不住悲伤起来。“对了,小颖,刚才那小伙子是谁啊?长得不错啊!怎么外婆以前没见过他啊?”老人想起了刚刚转身出门的许敬之,满是诧异的问道。陈思颖这时才抬起头来,停止了抽泣,勉强挤出了些笑容,说道:“外婆,您老不是一直怪我没有男朋友吗?刚才那个人就是我男朋友。”老人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随著老人的苏醒,许敬之和陈思颖两人一起伺候老人,陪著她逛公园、吃小吃、下棋、打扑克,日子过的十分开心。老人也觉得许敬之的人品很好,经常问她们俩什么时候结婚,自己著急著想抱孩子呢!每次老人问到这问题,许敬之总会默默的牵著陈思颖的手,对老人说:“快了、快了。”这天下午,陈思颖和许敬之又牵著老人的手,三个人在公园里散步。一阵音乐声响起,打断了三人的说笑声;许敬之略带歉意的看了看老人和陈思颖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的电话。”说完放开了外婆的手,走到一边拿起了电话。“喂,老大吗?是我,皇老三。”许敬之刚把电话贴到耳朵边,电话那头就响起皇老三焦急的声音。许敬之本想开口喝止住皇老三的话,但是感觉到他十分焦急,也就没责怪,随口问道:“说吧!有什么事?”“老大,小胡子被公安抓了?”“轰!”许敬之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,在长沙市的黑白两道上,如今自己的物流公司可是响铛铛的公司了,如果是什么打架、砍人的事情,公安局一般是不会过问的,但是如今居然连人都抓了进去,这一定不是什么小事情。“老三,你现在在哪里?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说清楚点。”许敬之也有些焦急起来,小胡子毕竟是自己的兄弟,被公安局抓了起来,这下怎么办才好呢?“老大,您能不能回来一趟?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反正是出大事了,现在公司也被查封了,省里的高层都关心起这件事来了。”一向冷静的皇老三,这刻也是话语急切的说。“那好,你们等一会儿,我马上就回来,在公司里等我。”许敬之说。“别,老大,公司现在已经进不去了,我和翻天狗还有张道宗在我家里,你快赶回来了到我家来一趟吧!”“好的,马上就来。”许敬之挂了电话,快步走向陈思颖和外婆身边,说道:“外婆、思颖,我家里面有点急事,我要回去了。”老人没等陈思颖问话,先就诧异的问道:“你现在就走?你家离我们这里这么远,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回去吗?”陈思颖看著许敬之焦急的样子,也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,连忙说道:“外婆,我和他谈谈。”说完放开外婆的手,将许敬之拉到一边,问道:“敬之,有很重要的事情吗?”许敬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思颖,虽然我的事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能力,家里面有朋友出了点状况,我现在必须赶回去一趟,不能陪你和外婆了。百日之后,我会来帮你安葬外婆的,现在我不得不回去了。”陈思颖看著许敬之,柔美的声音说道:“嗯,那好,你去吧!我会照顾好外婆的,记得想我,我等你。”许敬之看著陈思颖白皙的脸,看著她红红的嘴唇,又环顾了一下四周,轻轻的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,说道:“我走了,你多保重。”说著转过身,快步的向公园的一角走去。陈思颖看著许敬之渐渐消失的背影,心里默默的为他祈祷。许敬之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四处望了望,见没有人注意自己,连忙念道:“五行听我令,法咒显圣灵。”等许敬之再睁开眼的时候,自己已经到了皇老三家的大门外了。抬头确定了自己法术的成果是否正确,许敬之这才抬脚走了进去,还未进门,一阵狗叫声便汪汪的传了开来。许敬之瞪了那群饿狗一眼,急急忙忙的向皇老三家的楼上走去。“老大?你……怎么这么快就到了?你不是说你去长途旅行了吗?”皇老三打开门,看见是许敬之,惊诧的问道:“这坐飞机也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啊?”“你先别管我为什么这么快,你先告诉我小胡子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许敬之看著屋里的翻天狗和张道宗两人,都是一副焦急的模样,连忙打断了皇老三的疑虑,劈头便问。“这……”皇老三支吾著看著许敬之,眼光中有些惧怕的神色,半天不说话,又朝翻天狗努了努嘴。许敬之连忙又将目光转移到翻天狗身上,谁知道翻天狗也是支吾著半天不说一句话,急的许敬之大声骂道:“你们都怎么了,妈的,有什么话不能说吗?”张道宗长叹一声,直了直身子,走到许敬之面前,缓缓的说道:“他们都不说,我说,敬之啊,小胡子干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被公安给抓了,估计是要掉脑袋了。”“什么?是什么事这么严重啊?”许敬之拉住张道宗的衣服,追问道。“贩卖毒品、走私军火!”张道宗一字一顿的说。“轰!”许敬之的头一下子变成了两个大,张道宗的话彷彿一记重锤,击打在许敬之的胸口上,让他半天才缓过气来。

  决定神雾环保(维权)“生死攸关”的大考时刻到了。

,,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内部免费资枓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