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再研究一会儿
“他走了吗?”许敬之打开门,走了出来,明知故问。“是的,老大,这……”翻天狗还想说点什么,被许敬之摇手示意打断了他的话。张道宗这才走上前来,说道:“既然我们救了他的命,就再也不欠他什么了,他走了也好,让他自己去闯、去干吧!”许敬之微微的点了点头,救回小胡子的命,那可是他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在做事啊!加上后来将小胡子赶走,虽然表面上没什么,但是想起以前小胡子对自己的好,许敬之的心里终究是痛的。“张天师,跟我进来一下,我想跟你谈点事。”许敬之望著门外,长叹一声,对张道宗说了一句话,又自己走进了小屋里去。张道宗似乎猜到了许敬之要对自己说什么,丝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,反手关上了门。“天师,我想做你的弟子。”许敬之转过头来,一脸虔诚的望著张道宗。“可以,我也正有这个打算收你为徒,只是担心你心情不好,这段时间的事太多了,虽然你的学习已经松了下来,但是你却一直没有闲著,所以我也没提这件事,既然今天你提出来了,待会儿就跟我去龙虎山吧!”张道宗说。“天师,我们能不能不去龙虎山修行?”许敬之期盼的望著张道宗,一方面他是为小红考虑,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去深山里修行,毕竟自己是属于这个社会的。“哦?为什么?”张道宗不解的问。许敬之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,和小红的事,将这些问题全部说了出来,看著张道宗。张道宗听完许敬之的理由,不但没有责怪的意思,反而还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想为社会多做点事,我是能理解的,从你对待小胡子的这件事情,我就知道你有一身的正气,好!就依你,小红的事情,也是我的事情,我会帮她想办法的。”听著张道宗欣然同意了自己的意见,许敬之的脸上才闪过一丝笑容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许敬之跪倒在张道宗面前,爽声喊道。“好、好,能收到你这么个徒弟,我心里十分高兴,以后你就是我龙虎山天师派第三十七代传人了。”张道宗大笑著将许敬之扶了起来,摸了摸他的头,说道:“这个拜师仪式既然不是在龙虎山拜的,也就没必要那么复杂,只要你认我这个师傅,我认你这个徒弟就行了。”张道宗说著,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页泛黄的小册子,说道:“徒弟,这本书上记载的,是我龙虎山天师派从开派以来,经历的所有事情,加上对其他门派,比如说崂山派、茅山道派的一些记载,还有是我门降妖伏魔的一些道术,你现在要读大学了,师傅也不勉强你进龙虎山修行,毕竟这个社会还是需要你这样的人,来做点贡献的。”许敬之看著张道宗,真诚的说:“师父,您老就放心吧!我一定会让我天师派发扬光大的。”“好!好!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师父现在的修行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必须回龙虎山,不然这些世俗缠绕,师父将永远无法修道得果,人间的凡俗之事,有你在我就放心了;我龙虎山第三十六代传人里,还有好几个分布在全世界各个地方,他们都在为人类做贡献,以后你若是有机会遇见他们,一定要以礼相待,那几个毕竟也是你的师叔、师伯,有缘自会相见的,我也就不多说了,这本书你好好看看,了解我们天师派的宗旨,好好的为社会做点事,到一定的时候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张道宗的话似乎是在告别。许敬之诧异的道:“师父难道要走了吗?弟子刚刚拜师,这未免也太快了吧?”“缘尽于此,强留无用!好徒弟,不管你做什么事,记得摸摸自己的心。”张道宗感慨道:“现在我要回龙虎山修行了,他日有缘自会相见的。”许敬之虽然不懂得什么缘分,但是鬼神一说,缘分天成,这他还是知道一些的,所以也没多说,只是黯然神伤的说:“师傅既然要走,徒弟就送师傅一程吧!”“不用!不用!天师派同样有瞬间挪移大法,你还是好好过你的生活吧!到一定的时候,我们自然会再见面。”张道宗说完,也不等许敬之说话,缓缓的走出门去,看了看翻天狗和皇老三,说道:“你们二人跟著敬之,也会有大福大贵的时候,万不可让邪念占据你二人的心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希望你们好自为之,我走了。”许敬之追出门来,看到张道宗缓缓的转动身形,渐渐的冒出一股股青烟,他只好呢喃的说:“师傅,弟子一定会记得师傅的教诲。”张道宗消失了,许敬之还是许敬之,只是他的身上又多了一个责任,为天师派的振兴,为整个道教的振兴,更要做出自己的贡献。小胡子的事情加上张道宗临行前的教诲,让翻天狗和皇老三果然收敛了很多,二人慢慢的再次将物流公司发展开来,凭藉著皇老三多年的实力,物流公司蓬勃的发展起来。许敬之回到自己家里,想著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一时候觉得十分难过,一时候又觉得心神不宁的。老妈看到儿子回到家里,高兴了好一阵子,抓著儿子问这、问那,许敬之的不愉快被母亲的热情完全融化了,感受到母亲的热情、感受到家的温暖,许敬之的心情终于好转了;他现在最想见的人就是陈思颖,不过因为自己的秘密太多,简直无法让对方接受,所以许敬之也没敢瞬移到百色去, 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一来是不想打扰陈思颖和她外婆相处的时间,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二来是担心陈思颖会追问自己。这天早上, 黄大仙一码必中特许敬之躺在床上翻看张道宗留给自己的小册子, 香港六合一句中特资料突然枕头旁边的电话响了,一看号码,原来是黄家圣打过来的;许敬之这才想起,自己因为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,把自己的好友忘到脑袋后面去了。连忙按了电话,许敬之兴奋的说:“你小子怎么才打电话来啊?一天都在干什么?”“他妈的,你还好意思问我,你不是说你回来了给我打电话吗?前段时间打你电话你老是关机,记不记得上次你走之前说过的话啊?我的录取通知书都已经到了,你的呢?”黄家圣久违的声音一响起,许敬之整个精神就显得充足起来,看来这小子没有责怪自己当时对刘莉倩的行为。“哈哈,你小子就知道敲我竹杠,我的通知书没有,不过石油学院的学务长倒是来我家好几回了,我都没在家,他们还说要免去我的学费咧!”许敬之听到石油学院,想起老妈前两天给自己说的事,连忙对黄家圣说:“不错吧,兄弟够厉害吧!”“好了,妈的,别臭美了,电话费要钱,就不多说了,晚上我等你电话,你小子学费都省出来了,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你省下来的吃出去。”黄家圣奸笑的声音,让许敬之感到无比的亲切,再想起那天在山上的时候,黄家圣为了找自己所做出的事情,许敬之的心里就倍感温暖,于是二话不说就答应道:“好的,晚上给你打电话,就怕你小子吃不了那么多,哈哈哈哈!”电话在两人的大笑声中断了。许敬之刚笑著打开小册子,准备再研究一会儿,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,带著刚刚和黄家圣聊天的美好心情,许敬之拿过电话一看,满脸的笑容顿时僵住了。电话是李巧梅打来的。“说吧!李大警官,又有什么事想找我?”许敬之冷冷的问道。“你能出来一下吗?我有点事想问问你。”李巧梅的声音,带著几分哀求。“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?非要见面才能说啊?”许敬之想起李巧梅和她的队长,心里就有气,语气依旧是冰冷的说。“哎,电话里面有些事情说不清楚,你能来一下吗?就在上次我们见面时,那个吃早餐的地方,我想现在你应该还没吃早餐吧!我请你吃早餐。”李巧梅的声音柔嫩了许多。许敬之略一犹豫,想了想也是该去探探警察那边的风声,虽然小胡子是被放出来了,但是这事情还没结束,想到这里,许敬之这才装出一副极不情愿的语气说道:“那好吧!半小时后我们见面。”说完也不等李巧梅回话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许敬之故意慢腾腾的洗脸、刷牙,一切弄完,已经差不多过了二十多分钟,他出门去也不打车,慢慢的向和李巧梅约定的地方走去。“你怎么才来啊?我都在这里坐了半个多小时了。”李巧梅虽然语调责备,但是显然不敢太过份。许敬之一看这样子,就知道对方一定是有求于自己,于是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说道:“我是学生,没钱打车,只好走著来了。”李巧梅出奇的居然没责怪他,说道:“那好、那好,公式专区我们先不谈这个了,来,快进来。”李巧梅今天穿的是一身便服,粉红色的裙子,显得她身材妩媚动人,许敬之看了她一眼,心里怦然一动,但立即又回过神来,缓步走进里面坐了下来;他坐的位置,正是上次赵大队长坐过的位置。“想吃点什么?”李巧梅询问道。“随便!”许敬之说著,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报纸,毫无目的的翻看起来。“那我可就随便点了哦?”李巧梅询问的看了看许敬之,见他没有说话,于是对老板说道:“来两碗面吧!”看著老板渐渐远去的身影,李巧梅长叹一声,将阻挡在自己目光和许敬之的目光中间的报纸,往下压了压,说道:“小胡子的案子结了,上面说是失误导致的抓错了人。”许敬之听到这话,也不露出什么神色,眼皮也不抬一下,目光依旧在报纸上游走,随口说道:“是吗?”其实他心里知道李巧梅叫自己来,肯定是为了小胡子无缘无故的被放出来的事情。“敬之。”李巧梅突然柔声说道:“上次医院的事情我得感谢你,不过我还是想知道,那里面是不是真的有脏东西啊?”许敬之心里大吃一惊,思绪飞快的旋转开来,脸上虽然没表现出什么神色,但是心里却是吓了一大跳,从李巧梅的问话当中,许敬之几乎可以肯定,罗学建已经将事情透露出来。其实他哪里知道,罗学建当时吓傻了,在地上坐了几个小时,后来有人发现市长办公室的灯一直亮著,觉得里面不对,这才撞门而入的。罗学建被送往了医院,直到现在根本就没有苏醒,嘴里只是呢喃的嘀咕:“放了小胡子、放了小胡子。”市政府的人觉得罗雪建这样说,一定是有什么原因,这才决定放了小胡子,放长线、钓大鱼。后来发现小胡子被放出来后,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了皇老三家里,岂知没过多久,又从皇老三家里失魂落魄的跑了出来,从此再也不和皇老三等人联系了;公安厅这才觉得小胡子放出来的这条线已经断了。而李巧梅去医院看罗学建的时候,顿时将小胡子的释放,和医院闹鬼的事联系了起来,立即想到了许敬之这里,再加上许敬之又是小胡子的老大,李巧梅这才约许敬之出来问问。此刻的许敬之听到李巧梅的问题,表面上强装镇定的回答道:“李警官,是你看错了吧!上次医院的事你都在场,难道你看见什么了吗?”李巧梅被许敬之这么一问,心里倒还真不敢肯定医院的事情,接著试探性的问道:“那罗书记住院的事你知道吗?他现在已经快成白痴了,听传闻说他也是看见了脏东西。”许敬之心里大吃一惊,一下子明白过来,为什么小红的警告不起作用了,原来是罗学建已经被吓傻了。“呼!”的站起身来,许敬之装出一脸愤怒的样子,说道:“李警官,你如果想知道什么脏东西的事情,请你不要来找我,我又不是什么算命先生,也不是什么道士和尚,你如果对鬼神有兴趣的话,请你去找那些道士和尚交流。我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。”许敬之说著话,就想走出门去。谁知道李巧梅竟然笑了起来,她粉嫩的手一把抓在许敬之的手上,柔声道:“敬之,我只是好奇而已嘛,你用得著这么生气吗?”许敬之心神一荡,知道这是李巧梅在设圈套,他心里在说:“李巧梅,你把我许敬之也看得太好骗了,你真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?”于是也不说话,抽回李巧梅拉著自己的手,又坐了回来,说道:“也不是生气,李警官,你大清早把我叫出来,不会就是想听我说神鬼故事吧!如果你对那东西真有兴趣,现在的电视里多的是,你回家没事了自己看电视去。”“好了、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李巧梅连忙出言打断了许敬之的话,恰好这时候,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了上桌,李巧梅连忙说道:“吃早餐、吃早餐!”许敬之也藉此掩饰住了心中的惊诧,低下头去解决自己身前的面。李巧梅一边吃著面,一边随口问了些话,都是些和小胡子的案子无关的话题,最后站起身来结完帐,叫了一辆计程车,让许敬之先走了。许敬之也没多说什么,坐上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一进房间,许敬之就问道:“小红,怎么样才能把罗书记弄醒啊?要让他记不得你吓唬他的事,最好让他也记不得小胡子这件事了。”“这简单,我去办就可以了。”小红的话让许敬之松了一口气,许敬之这才说道:“罗书记是一个好官,现在的社会,像他这样的好官已经不多了,你既然能弄醒他就快去办吧!我累了,先睡一会儿,你办完了自己回来吧!”小红答应了一声,便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;许敬之躺在床上,又翻看了一会儿小册子,才渐渐的睡了过去。中午老妈叫许敬之吃了个午饭,又赶著自己上班去了。许敬之就这样在自己的房子里待到下午,了解了许多关于道派的事情,和道术的基本原理,明白了道术是以符咒为基础,施术之人借用天地之气,对妖魔鬼怪进行多种攻击的法术,其中有的是单兵做战、单人对敌,有的是以阵法的阵眼困住妖鬼,有的是倾尽许多人的力量,引用更多的天地之气来对付妖魔。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,直到老妈下午下班回来,许敬之才从对道术的学习中抽出神来,想起了晚上和黄家圣的约定,连忙穿好衣服,给老妈说要和朋友出去,就不在家里吃饭了。许敬之的母亲刘玉娥看著儿子出门的背影,长叹一声,说道:“哎,这小子,现在比他老爸还忙。”不过因为儿子的高考成绩很好,刘玉娥也就没多管他。“喂,我们去蛇城吃蛇肉吧!好久没去那地方了,记得叫上你的女人。”许敬之刚出门就给黄家圣打了电话,约定了晚上吃饭的地方,匆匆的打了个车去了。本来他是可以用咒语的,但是自从卷轴里多了两个鬼王之后,许敬之还是有些担心那两个家伙会从卷轴里冒出来搞鬼,下定决心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会打开卷轴,他决定好好学习道术,到时候用道术来对付鬼怪。许敬之赶到蛇城的时候,黄家圣已经和他的女朋友站在那里了。两人一见面就是一阵嘻嘻哈哈的吵闹,接著就进了蛇城里去。香喷喷的蛇肉汤,加上香甜可口的菜肴,让黄家圣酒虫一个劲的往上钻:“敬之,这个庆祝晚餐没有酒怎么行啊?叫老板拿两瓶啤酒来吧!”“不行,要喝你喝。我可是不喝酒的。”许敬之听到要喝酒就怕,连忙出言拒绝了黄家圣的提议。谁知道黄家圣不依不饶,一双嘴皮子不停的翻动,话语里更是把社会主义、现代建设和喝酒都扯上了联系,说什么如果我们这些人不喝酒的话,酒厂就赚不到钱,这样会影响国民生产总值的下降,影响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等等。最后许敬之实在是磨不过他,才叫老板拿了两瓶啤酒,谁知道两瓶一会儿就喝光了,黄家圣又瞒著许敬之要了两瓶,就这样,最后一顿饭吃完,许敬之才发现两人已经喝了八瓶啤酒。笑骂了黄家圣几句,两人互相搀扶著走下楼来;黄家圣的女朋友这时候倒成了个外人,默默的跟在两人的后面。三个人走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,黄家圣喝酒后的话更多,一会儿说到唐勇杰、一会儿说到李云希、一会儿又说到刘莉倩;许敬之也喝了一瓶多的啤酒,本来就不胜酒力的他,跟著黄家圣也瞎说起来。两人自顾说自己的,完全忘记了身后还跟著黄家圣的女朋友,说到高兴的时候,两人竟然谈论起哪个女人的屁股大、哪个女人的胸部好看。还好黄家圣的女朋友不是那种泼妇型的,她知道两人是喝醉了,只是默默的看著前面两人东倒西歪的步伐,也没出言喝止他们的话。转而走进了一个小胡同,许敬之模糊的双眼,看著前方不远处,有一群人围在一起,好像在打架;黄家圣也看见有热闹可看,拉著许敬之就朝那堆人走去,边走边说:“我们……我们隔远一点看,别让人家、人家给打到了。”黄家圣的女朋友这时候也搀扶在黄家圣的右边,生怕两人喝酒惹出点什么事情来。“你他妈的,背叛自己的老大了,还想跟著我们混,真他妈的不要脸,好啊!你想在我的场子里做事,可以啊!把衣服裤子脱光了,去大街上裸奔几圈,我的场子就收你做小酒保,哦!不,你的资格还不够做小酒保,做鸭,对!做鸭。”一阵喝骂声过后,接著就是一阵大笑声。许敬之和黄家圣看著一群人,对著里面围著的人一阵拳打脚踢之后,都一轰而散。“我们也走吧!”林丽娜生怕这种事跟自己扯上关系,连忙劝解道。“好!我老婆说了算,敬之,我们也走。”黄家圣想拖许敬之往前走,却发现许敬之的眼神,正盯著那个在角落里刚刚挨过打的人看,诧异的打著酒嗝问道:“敬之……你、你看什么啊?”许敬之本是蒙矓的双眼,但是此刻看见角落里的那个人,双眼再也不朦胧了,他清楚的看见了那个抱著头蜷缩在角落里的人。显然对方也发现有人在看自己,抬起头来。四目相交!

  F1俄罗斯车手科维亚特与巴西女友凯丽-皮奎特分手,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,,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内部免费资枓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