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……”“不要说废话
丝丝亮光透过窗帘挤进屋来,酒气弥漫的屋内,顿时沐浴在晨光之下,窗帘隔不住亮光;天亮了。许敬之一个翻身,入手的是极其柔软的感觉。“云希!”忍著剧烈疼痛的头,心里却是异常的畅快,因为李云希又回到了自己身边,许敬之翻过身去,将女人压在自己身下,准备再做进一步动作的时候,发现那动人的双眸,满含珠泪的望著自己。“你?怎么是……”许敬之傻了,在他身下的,是昨天刚和自己见了一面的陈思颖。轰然一声,许敬之头脑里“嗡!”的一下炸了开来,努力的睁了睁眼,眼前的女人依旧是陈思颖。许敬之跳下床,发现自己居然一丝不挂,心里的愧疚感,如同潮水般的泛滥开来,慌乱的穿好衣服,许敬之飞一般的逃到客厅,默默的坐在沙发上,看著眼前的两个空酒瓶,心乱如麻。自责加上惭愧,此刻不停的围绕著许敬之打转;双手使劲的揪扯著自己的头发,许敬之不停的问著自己: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若在以前,能享受到美女销魂,那是多么爽快的事,但是这人?这事?许敬之不敢再想下去,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耻。“蹬蹬!”的脚步声传来,陈思颖穿好了衣服,也走了出来,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许敬之,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。“我……你……对不起!”许敬之知道这时候说什么,都已经没有作用,但是他还是得说,这简单的三个字,这一刻要从他嘴里发出来,竟是那么的艰难。“没有什么对不起,我是心甘情愿的,你用不著向我道歉。”陈思颖的声音显得异常冷漠,再也没有昨日的温柔。许敬之头都不敢抬一下,就那样深深的埋在两膝之间,双手不停的在头发上拉扯著,听著陈思颖冷漠的话音,他的心彷彿被撕扯般的疼痛,此时的许敬之,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。陈思颖的泪珠还挂在脸上,其实她早醒了,当她发现许敬之睡在自己身边的时候,当她看见床单上的落红点点,她就已经想到了昨天晚上,自己做了些什么,但是她只能流泪,除了流泪,她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来发泄。也许这就是自己要见到外婆,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吧!陈思颖想。缓缓的站起身来,陈思颖走到冰箱前,拿出一罐可乐,打开后放在许敬之面前,淡淡的说道:“喝完去做我们该做的事。”“不!”许敬之猛然抬起头,竭尽力气的发出一声怒吼,看著泪痕满面的陈思颖,大声道:“我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,对不起,如果你能让我补偿你的话,我希望我们之间有一辈子。”“一辈子?”陈思颖发出一声冷哼,冷冷说道:“凭什么?但是我既然给了你一次,就希望你能帮我完成愿望,至少我才会觉得,我身体换回来的东西是值得的。”“不!”许敬之再次发出怒吼:“我希望你我之间不是在做交易,对于昨天晚上的事,我真的感到非常、非常的抱歉,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的……”“够了!不要再提昨天晚上的事了,我希望你在让我见到我外婆一面后,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。”陈思颖也怒吼起来。许敬之一下子愣住了,面对如此美丽可爱的一个女孩、面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、面对这个女孩的愤怒,许敬之完全的懵住了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。“说吧?要怎么才能见到我外婆一面?”陈思颖极度冷漠的表情和语调,彷彿一根根毒刺,深深的插进许敬之的心里,搅得他全身疼痛。“我……”“不要说废话,说吧!要我怎么做?”陈思颖开口打断了还想辩解的许敬之,狠狠的问道。许敬之迷茫的双眼望著陈思颖,过了半天长叹了一口气,满是哀伤的问道:“你外婆埋在什么地方?我们晚上去。”陈思颖用不屑的眼光瞥了一眼许敬之,冷冷的说:“既然晚上再去,那我就先休息去了。”说完也不等许敬之答话,迳直离开自己的屋里,反手使劲的关紧了门。这“砰!”的关门声,彷彿一把尖刀直刺入许敬之的心脏。他缓缓的走到门边,听著门里的布条撕裂声和不停的抽泣声,许敬之把刚抬起准备敲门的手,又放了下去,无奈的摇了摇头,坐回了沙发上。百色之行,一趟预料之中的行程,却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。柔和的夜伴著淡淡的月光,笼罩在百色城上;夜间的百色城,像极了一个妩媚的少女,在散发出淡淡幽香的同时,极力的显露著少女的美。许敬之就这样默默的坐在沙发上,从天明坐到天黑,滴水未进、粒米未沾;他的脑袋里直到现在都还是一团乱麻。“到晚上了?我们可以走了吧!”随著吱呀的开门声,陈思颖的话音,在她步伐声的伴随之下传了出来。许敬之抬头望了望陈思颖,发现她仍旧是一脸的漠然,心里再一阵抽搐,浑身一颤,忍不住便想上前将这个刚受了伤的女人拥入怀中,但是那两道冷漠的目光,将他的冲动完全阻挡住了。希望事情不要往糟糕的方面发展下去。许敬之心里想著,便站起身来,摸了摸自己怀中的卷轴,发现卷轴还在,于是带著歉疚的语调说道:“那好吧!我们走。”此刻的夜,在许敬之的眼中,再也没有昨晚那么动人。陈思颖默默的走在许敬之身边,许敬之好几次想张嘴说点什么,但是看到陈思颖那副冷漠的表情,最后都硬生生的将要出口的话吞进了肚子里。二人走上大路,陈思颖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,随口说道:“龙宝山。”然后自己打开车门,坐在司机身边的副座上。司机是个满脸落腮胡的大汉,惊诧的望了一眼陈思颖,又看了看随即钻上车的许敬之,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连忙发动车子呼啸而去。许敬之坐在计程车的后面,看著前面陈思颖的背,心里的感触一下子又全都涌了上来;自己的一番好意,却被自己的行动出卖了。陈思颖默默的坐在前排,心中的伤痛,远比自己身体上所受到的摧残来的猛烈,自己二十三年的处子之身,就这样糊涂的给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;但是转念一想,自己又能见到最亲切的外婆,心里又稍微舒服了些。两人就这样思索著自己的事,搭乘的计程车飞速的向龙宝山进发;龙宝山在百色城的一个郊区,方圆几十里地都是山,一户人家也没有,是百色政府专门开发出来埋葬死人骨灰和尸体的地方,墓碑林立,阴森吓人。计程车拐进阴森的小路,开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。“小姑娘,到了,下车吧!”司机低声喊道,才把陈思颖从思索中拉回神来;陈思颖点了点头,掏出自己的钱包正准备给钱,许敬之已经从后面将一张一百圆的钱递了上去。司机看著这百圆大钞,又看了看身体不算很强壮的许敬之,心里乐开了花,随手接过钱来,说道:“这车里不好找钱,下车来找吧!”陈思颖也没理会给钱和收钱的两人,自己走下了车。许敬之哪里来得及多想,觉得这样从前面往后面递钱,是不太容易看清楚找了多少,就点了点头,挪动著身子准备下车。但见那名司机飞快的下了车,快步从车前绕过,三两步赶到陈思颖身边,突然一把勒住她的脖子,一把匕首抵在陈思颖的喉咙上,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恶狠狠的说道:“把钱交出来,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不然老子今天可是要开开杀戒了。”许敬之刚一下车,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就看见司机已经架住了陈思颖,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料一愣之后回过神来,心里暗叹道:“怎么又遇上打劫的了。”陈思颖却显得异常冷静,其实她也不是冷静,换作在昨天以前,她对自己的命看得还是十分宝贵的,但是现在,她想死的心情,远远超出了想活下去的心情;丝毫不顾及刀在脖子上,陈思颖缓缓的说:“这位大哥,想动手就快点,请乾净俐落些,我也没想过要活下去了。”司机对陈思颖的话大吃一惊,瞬间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,难道这个女的是警察?难道这个女的练过?难道这女的不怕死?难道……“放了她!要多少钱我都给你!”许敬之急了,出声喝道。但见那司机脸上露奸邪的笑来,低声说道:“嘿嘿,放了她可以,把你身上所有的钱掏出来,放在地上,你自己往后退两百米,我再放了她。要不然……嘿嘿。”那司机一边笑著,一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陈思颖感受到自己脖子泛起微微的凉意,叹了一声,再也不说话了。许敬之连忙大声喊道:“好,你要什么我都依你,你先不要动。”说著就匆忙掏出自己口袋里的所有钱,放在了地上,双眼死死的盯著对方的手,心里默默的祈祷著那把尖刀千万不要出差错,他本想用五鬼搬运大法来对付眼前的局面,但是默默念了几遍咒语,也不见有什么成效,才想到自己现在心乱如麻,那咒语自然也就不灵验了,只好照著司机的吩咐去做了。那司机看著地上一堆一百元的大钞,眼睛里全是贪婪的神色,当他发现许敬之已经退的很远了,这才慢慢的架著陈思颖向那堆钱走去。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小红的声音在许敬之耳边响起,许敬之顿时想起来还有小红,连忙说道:“先不忙,等那人放了陈思颖,要走的时候你再去吓住他。”想起小红那可怕的形象,许敬之的心顿时宽慰了许多,但是这刻陈思颖还在对方的尖刀之下,这让他的心又提了起来。那司机倒没有杀人的心,拿起钱后看了看远远的许敬之,又看了看陈思颖,笑道:“小姑娘,现在的年轻人,爱人不爱钱的少了,你男朋友对你不错,你也该知足了。看到他这么有诚意的面子上,今天大爷就放过你。”司机说完,使劲一推陈思颖,疾步向自己的车上赶去。“动手!”许敬之看著踉跄倒地的陈思颖,一声低喝后,急忙向陈思颖的身边赶去。那司机正打开车门想坐上去,突然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司机座位上,多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人,吓得连忙倒退两步。小红掀起头发,朝司机望去。“哇!鬼啊!”那司机一看见小红的模样,顿时吓得大叫一声,心里从刚才抢劫成功的喜悦中,一下坠入冰窟。“怎么样?要不要我给你一点冥币?”小红让人害怕的声音刚一出口,那司机再也忍不住了,仰面倒了下去。许敬之来到倒在地上的陈思颖身边,想扶起她,却被她拒绝了,只好默默的看著她缓慢的爬了起来。小红完成任务后,就消失在晚风中。陈思颖听到司机的惨叫声后,爬起来寻声望去,却见那司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,满脸诧异的望了望许敬之,看见许敬之对她微笑了一下,也没说话,走到司机身边,掏出本该属于许敬之的钱,又走到许敬之身边,新闻资讯淡淡的说道:“你的钱给你。”许敬之看了看眼前冷漠的美女,无奈的接过了钱,说道:“我们走吧!”陈思颖一点也不对刚才发生的事情表示什么,也不说话,默默的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照明灯,寻著上山的路走了去。许敬之也不好说什么,就默默的跟在陈思颖的身后。龙宝山果然不愧为埋葬死人的地方,凝重的阴气扭曲在空气中,让人的呼吸都感觉到困难。陈思颖毕竟是女孩子,第一次晚上到这种地方来,心里的害怕还是有的,只是为了不在许敬之面前表现出来,她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,默默的走在前面;但是许敬之却从她手上照明的灯光,那不停的晃动上,看出了她内心的恐惧,想到自己的失误,导致了一个女孩子要单独承受这种阴森之气的煎熬,心里更多了一丝的愧疚。“不好,有鬼气!”许敬之忽然感觉到一股阴风扑面而来,心里暗自叫道;本来这山上有鬼气也是理所当然,但是这气息十分强烈,比之一般的鬼气强烈上千万倍,许敬之突然想到岳簏山上的鬼王,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寒蝉。陈思颖似乎也感受到了无边的阴森之气,步伐再也无法向前挪动一步,手中的灯光不停的随著她颤抖的手一齐跳跃著。“快,拦住你前面的女孩,是通灵鬼王!”小红的警告,顿时让许敬之大吃一惊:“怎么又遇见鬼王了?”许敬之一边低问小红,一边快步赶到陈思颖身边,语调深沉的说:“小心,有脏东西。”陈思颖本来是极度害怕,但是一听到许敬之说话,心里的怒火一下子便将这害怕吞噬掉了,随即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都不怕,我怕什么!”“你……”许敬之对眼前的女孩有些无奈,他本想把人搂入怀里,就算出现什么状况,自己也可以保护她,但是听到女人的冰冷声音,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“通灵鬼王是人间厉魂吸收天地灵气和其他小鬼的魂魄修炼而成,人间的这种鬼王只有极少数,其他的早被十殿阎王收去了,这极少数的通灵鬼王,因为无法修成鬼身虚影,而坠入鬼中魔道,逢人便会取其性命的。”小红紧张的说。许敬之听完小红的话,这才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,再也顾不得陈思颖的想法,一把将她搂入怀里,让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天书卷轴上,不等陈思颖挣扎开来,便出言喝道:“不错,我就是色鬼,你不要动,反正你的身子我已经……现在你是我的人了,所以你要听我的。”陈思颖先是一愣,随即反抗、挣扎著,嘴里发出大叫声和喝骂声,整个身体极力想挣扎开去,但是许敬之不但不放松,反而将其抱得更紧,任她如何喝骂也不还口,双眼直直的盯著前方。慢慢的,陈思颖再也不挣扎了,因为她看见了可怕的一幕,一个身高几乎是自己四倍的东西,狰狞的面目上,獠牙挂著丝丝血迹,浑身健壮的肌肉呼之欲出,手中捏著两柄大斧,眼睛里毫无眼白,正悠悠的飘荡在自己身前几米的半空中。“哇!”陈思颖大叫著哭出声来,如果是换做平常,这时早就吓晕了,此刻的她还能保持不晕,功劳都要给许敬之,谁让许敬之把她的心搅成了死灰。但是害怕和恐惧她还是知道,这种场面,这么吓人的一幕,陈思颖能保持著不晕倒,已经算是奇迹了。许敬之再也感受不到怀里的女人在向外挣扎,相反的,他却感受到女人正努力的往自己怀里钻,努力的想借自己的身体做依靠。“不要怕,一切都有我在。”许敬之出言安慰陈思颖的同时,心里也有些担心,独角鬼王有天书卷轴来收,那眼前的怎么办呢?毕竟对方也是一个鬼王啊!他不禁后悔自己没有跟著张道宗学习道术,仅凭著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咒语,他知道是无法对付这种厉鬼的,上次几个日本鬼,就让自己差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,这次的厉鬼……“用你的天书卷轴对付他,千万不要冲上前,不然不光是你的命保不住,还有这小姑娘的命也保不住的,我的魂魄也会被他吸去。”小红连忙出言提示道:“如果天书卷轴对付不了他,那你就尽快念动奇门遁甲咒,逃跑是最好的办法了。”陈思颖听到小红的话,终于相信了许敬之能让她见到自己的外婆一面,但是想到眼前这可怕的情景,浑身禁不住不停的哆嗦著,一阵阵恐惧袭遍她的全身,她只有不停的往许敬之身子上挤靠。许敬之看著眼前的厉鬼,心里也产生了无边的恐惧,默默的祈祷著自己怀里的天书卷轴能帮自己度过难关。摸了摸怀中的卷轴,许敬之一边紧紧的抱住陈思颖,一边将卷轴掏了出来。霎时间,金光四射,照得许敬之和陈思颖身旁恍如白昼,万道金光积聚成一柄大剑,闪耀著光芒,不停的跳跃著。“小红,小红……”许敬之低声呼喊了无数遍,却听不见小红的声音,心里更是担心。他只有期盼这柄剑能斩除眼前的鬼王。“哈哈!哈哈!”鬼王在大笑,笑声无比的凄厉:“想用伏魔剑对付我,小子,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!”鬼王的话似乎没有把那把剑放在眼里,这让许敬之再也沉不住气了,大喝一声道:“六丁六甲如律令,降妖除魔!”但见卷轴中散发出无数小黑点,在半空中凝聚成黄巾力士,挥舞著钢铁般粗壮的手臂,随著金光闪耀的长剑,一同向通灵鬼王扑去。陈思颖这刻看得呆了,再也顾不得害怕,双眼直直的看著这场面,眼瞳中流露的全是不相信的神色。通灵鬼王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,双手凝虚一抓,将那把金光闪闪的大剑一把扯了过去,随著他嘴里咯咯的笑声,那把金剑顿时光华尽泄,瞬间消失在空气中。当六丁六甲的黄巾力士扑到鬼王面前,鬼王双手一伸,乾枯的五指成鹰爪,一把抓住黄巾力士的脖子,使劲的挤压著。但见那黄巾力士不停的在鬼王的鬼爪之下挣扎著,身上的金光渐渐的暗淡下来,直到最后消失殆尽。许敬之看著这骇人的一幕,才知道被称之为鬼王的厉鬼,能力有多么恐怖,以前所遇见的鬼中,那六丁六甲黄巾力士从来没被打败过,即便是对上日本鬼,也都是由于鬼太多了,而自己无法念咒语造成的失败,但是今天,今天所发生的一切,才让许敬之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。急匆匆的想念动奇门遁甲咒语,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动,原来是自己的心里早乱如一团,这犯了念动咒语的时候需要平心静气的大忌,自然起不到一丝的作用来。这是许敬之对阵鬼怪以来第一次这样狼狈,以前不管是念咒语还是驱鬼怪,他都能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,但是这一刻,他失败了。许敬之现在好后悔,自己为什么没趁这段时间,去找张道宗学习道术,如果自己会道术的话,或许现在的情况就不是这个样子了。等死!许敬之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想著自己生命的流逝。看著眼前的鬼王嘲讽般的在自己身前来回飘荡,也不进前来攻击,许敬之面若死灰,心沉大海,看著怀中不停颤抖的陈思颖,眼泪缓缓的流了出来。“思颖,我对不起你,不但不能帮你见到你外婆,你的命也要搭上了。”许敬之的心在滴血,如果说前一刻他对陈思颖是愧疚的话,那这一刻,他的心里已经将陈思颖的地位升华了:“思颖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都是我的女人了,我会一辈子呵护著你,即便是在阴间,我们也不会再分开了。”面临死亡,许敬之将自己所有的爱,全部灌入怀中女人的脑海里。“不要说了,敬之,我到现在才相信你,你没有骗我,你确实能让我见到我外婆,但是现在不行了,不是你不行,而是这个世道,老天注定了让我见不到我外婆。那么我只有自己去阴间找她了,敬之,你自己走吧!我知道,凭藉你的能力,你一定能逃掉的。”许敬之看著怀中抽泣的陈思颖,心中再次抽搐了一下,顿时回过神来,他想让自己努力保持平静,他一定要用奇门遁甲带著属于自己的女人离开这里。“哈哈哈哈!”鬼王大笑著说:“小子,不用白费心思了,你的退路已经被我封死了,我现在要好好看看你们这对男女,然后吸尽你们的灵气,那我的功力就可以再次提升了。”看著鬼王的大笑,许敬之知道自己再挣扎也没用了,看了看怀里的陈思颖,低声说道:“思颖,是我不好,来世吧!来世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,让你做我最疼爱的女人。”陈思颖这时候才扫尽对许敬之的恨,这都是因为自己,才赔上了许敬之的命,而此刻的许敬之还说著这样的话,这么好的一个男人,陈思颖还能说什么,她只是默默的流著泪点头。“好了,两个小娃娃,老子也玩够了,把你们的脖子伸出来吧!让我来送你们去做一对鬼夫妻,哦!对了,你们的灵魂,老子待会儿也可以吸了练功,哈哈哈哈,真是对不住了,你们将永远无法坠入轮回之所了。”通灵鬼王的笑声中,充满了令人恐惧的阴森,整个山峰在为之震颤。鬼影晃动之下,无数的小鬼显身在通灵鬼王的身后,他们都远远的躲著,但是每个鬼都想分一杯羹,好久没有吸收到人气的一群恶鬼,此刻都发出了凄厉的笑声。许敬之将手中的卷轴揣回怀中,接著捂住陈思颖的双眼,缓缓的说道:“思颖,睡吧!我们一起睡。”许敬之感受到陈思颖不断颤抖的身体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又转头望著通灵鬼王,心底涌出一股冲天的豪气,大声喝道:“来吧!老子今天死也当一回英雄!”嗖!通灵鬼王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喝,浑身阴气积聚散发而出,接著直扑许敬之和陈思颖而去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原标题:欧美试探解封:经济已等不及了,要“和病毒一起生活”

原标题:五费卡究竟有多恐怖?蛇哥告诉你,拿到三星泽拉斯就是吃鸡!

,,白小姐必选一肖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香港内部免费资枓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